甜食党。

カテゴリ:觀賤錄( 2 )

我總覺得自己越來越無聊了= =||||||||


发表时间:2007年12月10日 22时54分9秒

记忆开始退却。那些曾经的大起大落。梦里落下的或多或少的花朵。那些紧紧相拥落泪的夜晚。已经如同浴室的镜子一般。时而模糊。时而清晰无比。而清晰的之后。是忘。
好象还有什么没忘。但记不确乎。是机车后座上女孩兴奋的欢笑?是在大街上闲逛时挽在你胳膊上的手臂?还是在雨中倔强地盯着你不肯服输又万分不舍的眼神?
我曾经提到过我是一个集合体。集合了很多很多人的特性。很多时候,我会突然地疑惑。为什么我会用这个牌子的洗发水一用就是三四年不肯更换。为什么一直坚持着对直发的女子更有感觉。为什么偏爱JACK JONES与ONLY。为什么对东京如此执著。为什么执念着这些疑问不肯放弃。
为什么?忘了。
很多时候。如同老旧的录象机正在播放的录影带突然卡带般的。无缘无故跳出无数白色线条。就像是一条条的神经,牵制着脑子里存留下来的记忆。可是却因为年代实在太过久远而一边发出刺耳的摩擦声一边硬是将画面停格。
几秒一停。一直不断。而这个过程。就有如忘。
最近又开始重拾WAR3。曾经依稀有个女孩对我说过。WAR3太难。她怕是一辈子也学不会的。而那个曾经愿意教她愿意帮她的男人,却已经连祭坛和月井的建造顺序都已弄混。
东京与我的情缘起与何时呢。是因为MH的偏爱还是阿排的坚持。虽然已经不太记得,但身处东京的我却仍然疯狂执念于这里的一切。一切原本应该已然忘记的东西。
忘却最大的敌人便是记忆。而记忆这种东西,是最会选择在冷不防的时刻冒出的善打游击的东西。
相似的女孩嗓音与体香。气质相仿的外貌。一起指点过的日文广告牌,曾想一起坐一次的机车与摩天轮。
突然惊于为何已经居然如此之深。明明对自己说过。
要忘。





C同學最近更新了不少日志,不過大多酸的我連反駁的話都沒了==,挑了這篇昨天更新的還能看看。
首先,一個洗髮水牌子用了N年不換真的很缺乏常識- -|||||當然如果他一定要覺得自己挺戀舊或者其他什麽偏執之類的個性使得他這樣,我自然也是無話說的,,,只是還是要在這裏說出一個衆所周知的事實:
洗髮水一定要換而且最好交替用啊。。。不然你還不如拿肥皂洗頭還省事一些。。。
另外,我記得C同學之前還提到喜歡捲髮女生,怎麽現在又說對直髮女子更有感覺?忍不住想莫非是他的現任在遇到他時是捲髮,結果被鬼子的花裏胡哨髮型迷惑了眼睛决定返璞歸真弄成直髮?

還有關于一個詞語“女子”。
我并不喜歡這個詞,總覺得酸的快要滴水。偏偏好像這個詞還挺紅是不是?
人類遣詞造句能力的倒退真是社會進步中的失敗。
中國古代在詞句上的功力我一直覺得大概是世上任何一個國家都無法比擬的彪悍。
洋鬼子的詩,說難聽些真是只要會ENTER誰都能酸一把,當然可能因爲感情太直白,我個人是不太喜歡的。
中國古詩詞小學時候學,挺新奇,因爲背起來方便。中學時候學,真是災難,雖然背起來還是容易,只是應試教育下誰能真正去體會其中包含的感情?
我也是現在才發覺很多時候想感嘆什麽找不到句子的時候,往往都能從詩詞中找到恰當合適的句。
我很喜歡的那句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每次想著都會凉到心底。還有在感情方麵很直白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直白的不讓人討厭反而覺得理所當然的感嘆。古往今來果然只有男女配才是正常。。。。。OTL|||||


繼續回到C君的日志
我非常噁心ONLY這個牌子,越來越廉價越來越像特殊職業的職業裝。
不過ONLY的男裝我還真是沒注意過- -|||||
有時候覺得身為男人也真的挺可憐,衣服鞋子內衣從頭到脚的顔色和款式都有很大限制,稍微出了紕漏就被人批的像狗。
做女人就方便了,從頭髮到脚底心有各種選擇各種方法去美化,即使出了紕漏雖然還是被批的像狗但顯然比男人好一些= =|||

另外,C君對機車的概念到底是啥。。。小綿羊?還是稍微龐大一些的電瓶車?= =|||
如果那個就是機車。。。我真爲哈雷悲哀。。。

還有,對于雨中男女談情說愛或分或合的場景我一直挺感冒,老套的簡直他媽讓人髮指。當然如果在現實社會中,絕對能够上天涯那個“818你做過的最瓊瑤的事”。每個人對浪漫或者愛情表現的定義都是不一樣的,C同學便是青春酸酸小說看太多的小夥子,當然他文里在雨中“擁有倔强眼神”的前任也是一樣的酸不拉唧讓人欲嘔。我個人絕對絕對不傾向這種十三點愛情和十三點男女。
有句話“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挺符合我的想法。
包括當年寫的同人,都能够說明,我對于理想化的愛情是體現在細節上,兩個人不需要什麽轟轟烈烈整天溺一塊兒,天冷了髮個短信囑咐加件衣服就能感到的確是在被愛,這樣也就够啦-v-|||突然覺得自己像歐巴桑啊。。。

MH對東京沒啥感覺,對日本倒是挺嚮往。
不過這個也是他很多年前的心態了,現在的我還真是不知道。

我自己對日本這個國家也沒太大的感覺,雖然有很多想看的人想看的東西。
只是有時候也覺得,是不是就這樣一輩子看不到其實也能過得很好?
嗯,我承認自己慢慢開始變得消極,或者說其實一直都是消極著的。
早就說過,那種“我一定要……”開頭的句子我永遠辦不到。
就算辦到了也真不是靠我自己能力,到現在我20歲還是只能靠父母。
靠父母并不是理所當然天經地義,就像我也一直覺得父母依靠子女不是理所當然天經地義一樣。
贍養老人只是義務,撫養子女才是責任。
如果只想著以後老了能靠他們,也太沒追求了。÷


得靠著誰才能活,那人遲早完蛋。


---------------------------------

其實最近的壓力很大。
已經被貶低的麻木,差不多只比垃圾好上那麽一點。

不過也真沒什麽

東西還是得做下去,該學的還是得好好學。



B子送的COTTON CLUB昨天收到了。100ML大的像個手榴彈。
噴一下甜甜的味道馬上心情就會好。
[PR]
by toku_R | 2007-12-11 17:01 | 觀賤錄

爲了賤賤C同學單獨開一個觀察日志

C同學的SPACE在沉寂多時后今天終于又在相册部分更新了




于是


他對于MH的暗戀,噢,應該說是明戀在我看來更加明朗化了。。。。。。。


C同學的愛烟是

SEVEN STAR


當然,同時也是MH的愛烟。。。。。。

雖然抽一樣的牌子沒啥奇怪,可在我看來就是奇怪

你說和SEVEN STAR差不錯的男人精液味道烟例如MILD SEVEN不抽爲啥就抽個SEVEN STAR?

還不是受MH影響?【來回滾地笑】


然後C同學的相册放了他的近照
點進去沒帶避雷針的後果就是直接被劈中頭髮炸開頭皮發麻

C同學,已經從當年的菜干變成了比較好笑的IT精英樣。。。。

條紋襯衣黑色領帶,黑框眼鏡,微長黑髮以及卷翹鬢角。。。。

我現在打着才突然感覺,原來大家都變的很多,唯一沒怎麽變的大概只有我,一直不覺得自己像個20歲人,還是整天沒什麽精神的一天一天過。
雖然外出會註重下儀表,可大多數時候基本整個人就廢在那裏像坨幹掉的大便一樣。爲什麽是幹掉的大便?因爲已經沒了冒熱氣的本能。如果冒熱氣起碼還能讓人知道有那麽個東西存在不是?

嗯,我又噁心上了

繼續說C同學

C同學那扮相讓我覺得他如果真和MH那什麽了,必定也是反守為攻吧。。。
爲啥呢?
腹黑啊!

6年的暗戀啊!
爆發起來還不得一把把MH按倒在床上哼唧了?


腹黑便是步步爲營招招算盡

MH當年也是瘦瘦不高的纖細少年。。。雖然皮膚不够白皙但是質量很好,基本也算小麥色,肌肉不發達但是很有韌性以及彈性,腹部六塊肌也挺有料。。。




不行了= =被干擾太多Y不下去.....

總之,C同學就是攻了

完結!
[PR]
by toku_R | 2007-12-02 22:53 | 觀賤錄

天气好热- -
by toku_R
プロフィールを見る
画像一覧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TOKU】

生日:12.7
星座:射手
QQ:381390547
E-MAIL:toku881207@163.com
喜好:BL、手工、烘焙、音乐等。

8.26结束实习准备一个提拉米苏告别同事(虽然很想留在那里T T)
9月认真复习,10月要考试。
等天气凉后做一个千层酥皮点心,暂定为蓝莓卡仕达千层酥。
另,9月NATSU要来玩儿-v-!

================

【LINK】
豆瓣

梦野

淫淫

検索

ファン

記事ランキング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

イラスト:まるめな